大头
Table_bottom

标签云
Table_bottom

分类
Table_bottom

日历
十一月
3031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123
Table_bottom

评论
Table_bottom

留言
Table_bottom

微博
Table_bottom

热门文章
Table_bottom

随机文章
Table_bottom

豆瓣上谁关注这里
Table_bottom

链接
Table_bottom

搜索栏
Table_bottom

RSS
RSS Link
Table_bottom

功能
Table_bottom

页面
Table_bottom

计数器
448969
Table_bottom

访客统计
Table_bottom

存档
Table_bottom

《观止》点滴

loveisbug posted @ 2010年11月29日 03:42 in 书评 with tags 书债 书托 , 1869 阅读

译者序里张银奎解释了中文译名的由来,从英文名“Showstopper”这个词,用来形容戏剧或其他演出精彩得被观众的掌声喝彩声打断,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安静后才能继续,几经头脑风暴没有找到合适的译名,到突然从《古文观止》得到灵感,看到这里,可以休止了,由此定名。

 

这让我想到了《悲惨世界》,李丹、方于译本,从高三开始,到现在都没读完,每次读上几页,都会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,合上书,平复心情。好,真好,好得不能再翻开读下去。

 

Dave Cutler,在DEC的办公桌上有一个橡皮章,刻“Size Is The Goal”,每当程序员要增加的功能会大大增加内存需求时,他就会盖个章在驳回备忘录上。后来,很多男员工的办公室里都出现一句“Thighs Is The Goal”。辛勤工作,为了漂亮的大腿。

 

全书以Cutler为主线,讲述这个传奇人物带领NT开发团队的故事。他是个程序天才,对待员工却像个法西斯。他认为工作时不要去顾忌情绪问题。“我们来这儿是工作的,拿薪水的”,他觉得,一个领导不应该“好像走在鸡蛋壳上,四处小心。伙计,今天感觉怎么样呀?情绪不错,可以工作吧?你能来上班,这简直太棒了”。他的逻辑很简单,“只要他们好好工作,就能和我相处得好,如果他们工作不好,跟我就相处不好。”

 

在对待代码的check in这件事上,他也是一样的偏执。Culter为之发疯的一件事是,还是有很多程序员不理解一定要高质量check in的重要性,“不知道是因为懒惰还是愚蠢或者是两者都有”,那是20多年前。Culter经常说,如果因为你打断了构建,“你的屁股就是草坪,而我是割草机”。他治愈槽糕check in的方法是自己扎营构建实验室,亲自检查每天多达近百次的每次check in,他简单的逻辑是,“如果我在构建实验室,那么程序员们就会意识到:‘我最好不要把狗屎check in进去。’”

 

在Culter的法西斯统治下,犯了错误的程序员都会想起那个关于“草,屁股和割草机”的威胁,怕到脸发绿。

 

这是一本有趣的书,张银奎在译者序里写道,两百多人的NT开发团队,不乏特立独行、离经叛道之士,这些人在一起,吃顿饭都能吵起来,何况要像绣花一样合写操作系统这样复杂的软件。

 

还是Cutler,他在DEC时从不接受采访,到了微软,也坚持不见媒体,他甚至警告Bill Gates:“如果你带媒体来见我,我就会做出使你永远不会再把他们带来的举动。”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